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27

两个小瓜在父亲节陪李宗伟录制视频。

6月13日,李宗伟在召开发布会宣布退役。2天后的深夜,李宗伟通过微博再发长文,详述自己退役的心路历程,以下是李宗伟的文章。

致:我的家人、朋友以及球迷们

每一位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我要对你们致上最真诚的谢意。

好几个月前,大家都知道我得了癌症。我努力对抗它,而我想我的奋斗结果还不错。我觉得,我还可以再为梦想拚一回。我只是个热爱羽毛球的人,是一个深爱着我的国家的人。我非常害怕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开赛场。我很害怕,我不能为马来西亚摘下奥运金牌。在得知我已康复后,我拿起球拍,再次展开训练。

在几天的轻量训练后,我希望能得到医生的允许,让我增加我的训练强度。然而,我却受到了重大的打击。扫描结果出来,医生摇摇头,说如果我再继续训练的话,我将会面临病情复发的风险。妙珠(李宗伟的太太,前大马国手)崩溃的哭了。她很害怕我会逞强,不顾身体只为了继续追逐我的梦想。

- Advertisement -

我很茫然。我要如何想像,在羽坛奋斗将近20年后,如今我必须挂拍离开,就这样离开这个赛场?我的奥运梦呢?我该怎么办?回到家裡,我让我的两个孩子填满我的生活,佔据我所有的一切。我帮他们洗澡、喂他们吃饭,我教他们怎么打羽球。我将时间花在他们身上,更重要的是,我真正的看到了他们的成长。

然后,我终于下定决心。我不应该再自私,我已经为了我自己而奋斗,我已经为了国家而奋斗,这一次,我要好好地扮演一个父亲的角色,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想看着他们成长为一个优秀的人,看着他们结婚,看着他们有自己的孩子。同时,在我妻子老了之后,我想要照顾她。

所以,没错,我下定决心离开。我很抱歉,这次我没办法实现去东京的梦了,我也很抱歉我没办法为大马摘下奥运金牌。但我知道,我已经做到最好,我最好的最好。我已经没有遗憾。我希望我的名字,李宗伟,可以在各方面激励你们,就像你们鼓励我一样。没有我的家人、我的团队、我的教练,以及我的支持者,我没办法达成任何事。

致大马球员们:

不要放弃梦想。记住,有数以万计的马来西亚人为你们献上祝福,希望你们成功。每天保持努力训练,试着每天超越前一天的训练纪录。同时,运动员的生涯很短。不要抱着遗憾结束。那些将你们视为偶像,认为你们是大马超级英雄的年轻人,不要让他们失望。为国旗而战,为国家而战。

我已经没有遗憾。当我开始打羽球时,我想做的就是代表大马比赛。而我相信我的奖项及荣誉证明我做到了。好了,结束了,在此诚挚的感谢所有的人。李宗伟,就在这站先下车了。

“听到朋友退休”  李龙大悲欢交集

韩国羽球男双名将李龙大也在Instagram感谢李宗伟,“今天听到我的朋友(李宗伟)退休的消息,我悲欢交集。我很伤心,因为我们将永远失去最伟大的羽球运动员之一;我也很高兴,因为我的朋友将与他的最爱展开新人生旅程。 谢谢李宗伟,我会非常想念你!”#

在叶教练心中,宗伟是值得大家尊敬的传奇。23在叶教练心中,宗伟是值得大家尊敬的传奇。

不必与林丹道菲比较 教练:他是传奇

虽然李宗伟未能圆奥运金牌和世界冠军梦,大马男单教练叶橙万还是认为李宗伟是一名传奇,并且具有真正冠军该有的性格。

叶橙万在接受《星报》访问时说:“我必须感谢有机会在宗伟职业生涯最后阶段指导他。不要忘记米斯本(男单主教练),他委托我负责。对于他的成功,必须归功于那些不知疲倦地协助的人,他有幸拥有强大的支持团队,我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支持,甚至在印尼也没有。”

对于宗伟无缘世冠和奥运金牌,他说:“很多人都说宗伟是一个失败者,但对我来说,他是传奇,没必要将他与我、林丹或道菲进行比较。他在职业生涯所遇到的挑战和过程,都超越了他的成就。你能想象吗,即使医生劝他不要施加压力,他还是继续锻炼、没有放弃,对我来说,这就是王者的性格。”

- Advertisement -

对于宗伟未能实现目标是否让他不满意?他说:“在某种程度上,是的。因为在2015年,我发誓帮助宗伟获得重要冠军头衔。这也是我的梦想。在2015年世锦赛,我真的以为我们做到了,但又一次那么近那么远(宗伟在决赛中输给谌龙)。但我们没有放弃,一年后在里约热内卢奥运,宗伟在半决赛击败林丹进决赛时,这可能是我们等待的那一刻,但宗伟不得不接受银牌(也输给了谌龙)。”

叶橙万透露,在12月,李宗伟第一次暗示退役,“他问我为什么退役,我告诉他这叫退出,因为我不再有欲望了。他选择继续比赛,因为他还有火。令我难过的是,他不得不在特殊情况下退役。球员通常因受伤或再也无法推动自己时退役。他没有被这些打败,但却输给疾病。这是一种遗憾,因为他在之前处于最佳状态,赢得第12座大马赛冠军,接着打进印尼公开赛半决赛。”

如果健康的话,宗伟会在东京赢得奥运金牌吗?叶橙万说:“2016年里约奥运会是他最好的机会。对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如果你问我是否有获得奖牌所需要的东西,我会说是的。但对于金牌来说,并不能保证。”

责任编辑:归忄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