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08

许女士不满校方没有妥当处理女儿遭非礼和霸凌事件召开记者会。
许女士不满校方没有妥当处理女儿遭非礼和霸凌事件召开记者会。

(八打灵再也10日讯)8岁女童申诉遭男同学3次非礼,最后非礼演变成霸凌,家长不满校方处理方式不专业,该男生至今还在学校,让其女儿提心吊胆,对上课感到恐惧,甚至还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许女士(34岁)不满道,这起事件从1月发生至今校方处理方式很不专业,若校方能恰当处理,整件事情不会从非礼演变成霸凌,导致原本开朗的女儿因此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把气发在家长身上,不愿上学,更因此要看心理医生。

她指出,8岁的女儿就读吉隆坡某女校,分别在今年1月和3月被同一个男生摸屁股非礼,第二次学校只是口头警告。

她补充,在今年7月,男生率领几位男同学企图胸袭女儿,报告校方后,这名带头的男学生被停课3天、收到1封警告信和换班,其他男生则被鞭打3下和接到警告信。

她今日在家总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事情第三次发生时,校方、家协、双方家长、教育部助理官员和警员一同召开会议,尽管男生签署悔过书和道歉,但是没有任何一造能保证女儿在校的安全,及确保对方不会报复。

- Advertisement -

“我和丈夫坚决不同意处理方式,要求对方换班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要求让对方转校。”

她续说,会议2天后,她到吉隆坡警察总部报案,并与教育部副总监克拉末会面,得知校长提呈教育部的报告却指双方皆同意接受校长的处理方式,但他当时坚决表示不同意,并把录音发给调查官和教育部,然而教育部无法修改或挑战校长的处罚模式。

“教育部助理官员承诺会提供会议记录,但至今未收到。”

“报警后2天,教育部助理官员充当协调员,指男生有意转校,但是要求我先销案,但我不同意销案,除非让我看见已经批准的转校表格。”

她说,警方曾到学校为校长录口供及取证,就在隔天,已经换班的男生再次找女儿,并在门口挑衅,因为早前的会议已经同意让男生与女儿保持3米的安全距离,而警方监控官会探讨是否将此事带上庭。

“我把事情带到学校,校长告诉女儿,这一切是巧合,会让女儿远离男生。”

“整件事情就是本末倒置,要受害者必须远离加害者,觉得我是制造问题的家长,让孩子怎么想?”

她表示,她因此致函投诉,惟2周后仍没有接到校方的回复,但是校长似乎对她的投诉信感到不满,并告诉女儿,是她把小事化大。

“校长我把话说重了,这对男生不公平,也是一种严重的指控。但是校长把问题扫在地毯下的态度,甚至寻求家协的帮助,游说我不要张扬此事,否则女儿名誉会受损。”

她说,校长曾为女儿进行辅导,企图为孩子洗脑,让女儿原谅男生。

她透露,2天前,女儿被男生敲打头部,至今女儿还很疼,需要冰敷。

许母指女儿变沉默寡言暴躁

许女士指出,原本开朗的女儿,经历种种问题后,变得沉默寡言,脾气暴躁,即使与男生相隔两个班级,但女儿不想上学,天天担心得失眠;而她天天都担忧女儿是否再次被欺负。

她披露,之前若遇到问题,女儿都会告诉我和老师,但是现在回到家,只会对家人发脾气。

“只要对方一天还在学校,不知道这个即时炸弹什么时候会爆,我没有办法改变男生,我只能尽量保护我的小孩。”

她呼吁所有家长,站稳立场,维护学校安全。“身为家长通过所有能尝试的正确管道,但还是无法保护孩子,无法为孩子伸张正义。”

陈秀蓉校长:根据教部程序处理

- Advertisement -

本报也取得校长陈秀蓉回应,她指出,校方分别在今年3月和7月接到投报,并且马上根据教育部标准作业程序处理问题。

她说,校方知道双方家长报警,并就此呈报教育局,因此整件事情不方便透露任何消息。

询及校方是否采取任何措施确保女生安全,她透露,警方有指示学校采取适当的相关行动。

责任编辑:融穗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