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05

阿兹曼表示不曾见过时任首相敦马到国行的外汇交易所。
阿兹曼表示不曾见过时任首相敦马到国行的外汇交易所。

(布城24日讯)国行前外汇交易员阿兹曼表示,在他工作期间不曾见过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到国行的外汇交易所。

他也说,尽管他知道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到英国伦敦为国行在伦敦的外汇交易室开幕,但他那时尚未调任到该处,因此不清楚马哈迪在开幕期间逗留的时间、陪同他开幕的人数及在开幕期间,敦马是否参观交易室了解交易情况。

阿兹曼是在1988年8月8日至1998年担任外汇交易员,并于2006年调任到伦敦担任国行驻伦敦办事处主管。

不过他表示,在他工作期间,不曾接待任何贵宾,包括时任首相马哈迪。

阿兹曼也是国行外汇交易亏损皇委会听证会第18名证人,他今天在听证会上指出,时任银行局经理及国行顾问的丹斯里诺莫哈末耶谷是外汇的决策人。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他本身是直接向首席交易员及诺莫哈末耶谷汇报,他续说,他一般上是以非正式的方式向诺莫哈末耶谷汇报。

他说,在没有首席交易员及诺莫哈末耶谷的指示,他绝对不敢擅自进行外汇交易。

他也说,对于国行前副总裁拿督阿都慕勒指国行在1990年至1994年期间的外汇交易是以“猜测及赌博”性质的说法,他不愿置评,并强调是根据上司的指示执行任务。

但他说,在上述期间,所有外汇交易是属于人手处理,而且国行也没有监督机制来监管外汇交易。

他认同,这给予任何人有机可乘的机会来从外汇交易牟利,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做。

“所谓是有机可乘是指利用手上的资料与另一造交易。”

他表示,交易员分为3个值班室时间,分别是一般上班时间、下午3时至晚上11时以及晚上8时至清晨,平均每班都有两人值勤。

他说,他隐约知道国行在外汇交易的亏损庞大,但不确定实际数目。

他也表示,他一天可获准交易的限额为500万美元至1000万美元,但他无法估计交易所一天外汇交易量。

- Advertisement -

皇委会成员拿督卡玛鲁汀以第5名证人费查曼(国行前外汇交易员)为例说,他一天可进行隔夜外汇交易限额为3000万美元,并质问为何阿兹曼却无法做出一个估计,阿兹曼说明,当时尚有其他交易员也在进行外汇交易,因此随意说出一个数据对任何人也不公平。

费查曼当时也表示,他曾在丹斯里诺莫哈末耶谷指示下,处理单日最高8亿美元的外汇交易。

在皇委会成员引导下,阿兹曼同意他个人一天的外汇交易最高额可高达10亿美元。

责任编辑:钭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