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05

国行前总裁阿末东供证时表示,安华指示国行停止外汇交易后,他随即领导一个小组处理此事。
国行前总裁阿末东供证时表示,安华指示国行停止外汇交易后,他随即领导一个小组处理此事。

(布城7日讯)国行前总裁丹斯里阿末东指出,他在上任后三个月,即8月8日提呈一封以“国行报告”为题的信件予时任副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安华,以汇报他对国行的看法,包括说明国行将终止外汇交易。

阿末东也是我国在1994年5月至1998年8月期间的国行总裁。他今天以第29名证人的身份出席国行外汇交易亏损皇委会听证会。

他说,在安华指示国行停止外汇交易后,并采取行动解决,他随即领导一个小组处理此事。

“我首先提及的是国行职员的道德及银行局处理的储备管理,根据储备管理说明,银行当局不会再涉及纯猜测性质的活动,并会集中在以投资为主的活动 ,以取得最高的回酬。”

他也说,报告中也提及“一些官员的错误判断”,但这项声明并没有针对任何人,而是他与董事局对国行发生的事件给予的看法。

- Advertisement -

他说,根据1994年6月27日召开的国行董事局会议讨论的国行储备管理,董事局知悉银行局正在草拟有关储备管理政策的框架,但他不清楚在他上任前是否已有相关工作框架。

“我也不清楚在我上任前是否有与外汇交易的管理政策,也不记得国行是否设有任何委员会管制与监督外汇交易。”

他也不确定国行是否在账目方面调整以图掩盖国行在外汇交易上的亏损,因为他当时尚未上任,因此,他也不清楚国行在1991年至1994年期间在外汇交易上的实际亏损。

哈德南坐轮椅往司法宫供证。
哈德南坐轮椅往司法宫供证。

哈德南:截至92年财务报告 总稽查司曾拒发干净证书

在1991年至1998年期间担任财政部财政组秘书的丹斯里哈德南表示,总稽查司拒绝发出干净证书(similar bersih)予国行截至1992年12月31日的财务报告,但最终却改变主意,同意发出该证书。

他说,根据他向时任财长提呈的1993年4月6日的会议记录,会议记录中有一份为“国行截至1992年12月31日的财务报告”,总稽查司确实不同意发出干净证书。

“但我不清楚当中发生什么因素,以致总稽查司最终同意发出该证书。”

他不确定时任财长拿督斯里安华及第一副秘书长是否针对这项会议记录给予任何回应。

哈德南也是我国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的总稽查司。他是皇委会听证会的第19名证人。

他说,他不确定国行是否必须向财政部提呈国行的营运报告。

他说,在阅读时任总稽查司丹斯里伊萨达汀于1993年3月31日致函时任财长安华的函件、他本身于1993年4月6日致函时任财长的函件、国行截至1993年12月31日的年度财务报告的讨论记录,以及总稽查司于1994年5月31日致函财政部秘书长的函件后,他认为,总稽查司当时已经认为本身不会发出干净证书予国行截至1992年12月31日及1993年12月31日的财务报告。

- Advertisement -

他续说:“随着总稽查司在稽查国行后提出建议后,上层有采取一些行动,但我无法记得有关行动的性质,我没有参与其中。”

他说,由于国行是在国家银行法令下运作,因此财政部没有法律责任监督国行的运作,国行的内部监控权是在国行董事局手上。

他说,他不曾私下与时任的首相、国行总裁或财长讨论国行在1990年至1994年期间因外汇蒙受的亏损。

责任编辑:濮右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