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04

陈素文(站者左起)、陈成志、徐美萍(站者右起)和何志伟,在张秀福(坐者右起)和陈峇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站者左3起为黄福新和黄允帆。
陈素文(站者左起)、陈成志、徐美萍(站者右起)和何志伟,在张秀福(坐者右起)和陈峇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站者左3起为黄福新和黄允帆。

(新山12日讯)2名辍学少年欠阿窿,结果连累家人遭池鱼之殃,被阿窿上门丢红漆弹。担惊受怕的家人更为躲避阿窿,只能暂住酒店和亲戚家,有家归不得。

案1:曾叫家人搬家   又不愿说原因

其中一名遭儿子连累的是住在江加蒲莱的陈素文(45岁,幼儿园院长)和丈夫陈成志,欠债者为其19岁三子陈平,后者已于10月16日离家。

她说,三子离家前曾向她和丈夫提起,希望他们尽快搬家但又不愿说明原因,她和丈夫便不以为意。直到10月24日7时,三子致电长女,要他们尽快搬家,否则3天内阿窿会上门追债。她与丈夫仔细思量,顾虑到10岁幼女安危,当夜11时许搬到酒店暂住。

“约3天后,果真有阿窿上门追债,对方踢大门和咒骂我们的过程,被住在组屋楼上的邻居录下。追债不果的阿窿,几天后竟破门入屋翻找东西,所幸这之前我已将部分贵重物品放到弟弟家中。”

- Advertisement -

她表示,她在当地居住10年,若非此次情非得已,也不想落得有家归不得。目前,她和女儿暂住在妹妹家中,在新加坡工作的丈夫也被迫住在新加坡,每周回来新山探望女儿一次。

“我至今仍不敢回家,因听邻居说阿窿仍有陆续上门,询问我们下落。”

陈素文今早在马华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拿督张秀福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述说事件经过。

阿窿上载全家照悬赏

陈素文万万没想到的是,恼羞成怒的阿窿竟在社交媒体上载其摄于2年前的全家照,另一则贴文则指他们“两母子”欠钱不还,悬赏5000令吉寻找他们下落。该行为令她蒙羞和感到气愤,因这损毁她身为院长的名誉。她已两度向警方报案。

“一些朋友和学生家长得知此事后,也联系我了解事件原委。”

她指出,事发后,她已联系其他老师代课。她还一度想为幼女转学,后在老师劝说下打消念头,目前已休学2周。

她说,三子读到中三辍学后,一直无固定职业,曾涉及网络赌博勾当,后在家人多次劝说下终于辞职。

她也说,她至今无法联系三子,因此不清楚其欠债数额,但据其朋友告知至少欠下1万令吉。不过,她实在无能力帮孩子还债,因此决定与孩子断绝关系。

案2:信箱放有纸条   多组名字号码

另一名同病相怜的是徐美萍(48岁,在新加坡一家冰淇淋厂工作),欠债者为其21岁幼子何志杰,后者同样于去年4月突然离家后,至今音讯全无。

她说,她此前不清楚幼子欠债,直至10月13日晚上10时30分,她和丈夫回家后发现数张纸条,上面写着名字“尊尼”和一组电话号码。

“丈夫拨通该号码后,对方质问志杰下落,称他欠下4万令吉。”

本月4日晚上11时30分,徐美萍和丈夫回家后,赫然发现大门和庭院被丢5包红漆弹,信箱里也同样放有纸条,但写的是名字“大卫”和另一组电话号码。

她说,幼子中二就辍学,此前曾逃学,但没有犯罪记录,也不曾借阿窿。

由于徐美萍和丈夫同2名孩子和侄女一家同住,阿窿数次上门骚扰令她担忧被逼急的阿窿会放火烧屋,因此她已三度报案。尽管感到痛心,但徐美萍同样决定同三子断绝关系。

借债者年轻化

张秀福表示,他几乎每周接到有关阿窿的投诉,日益频密,借债者也有年轻化趋势。

- Advertisement -

“特别是该些受教育程度不高青年,更容易受到蛊惑涉及网络赌博而借债。”

他呼吁,该些阿窿应直接找欠债人,而非骚扰他们的家人,也劝陈素文可放心回家,毕竟我国是法治国家。

出席者包括马华振林山区会署理主席陈峇峇、执委黄福新、江加蒲莱村长黄允帆和二子何志伟。

责任编辑:赫连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