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22

  • 2岁的安琪被狠心生父以1万2000令吉卖给新加坡籍夫妇。

  • 安琪的姑丈在警局等安琪安全回来与其团聚。

(新山31日讯)近几日引起各方关注的“小安琪案”,原来疑是被生父卖到新加坡!

安琪的姑丈说他周四早上10时左右接到消息,指安琪是被生父卖到新加坡,而将安琪买下的新加坡夫妇会在当天将安琪送回新山,让安琪与姑姑及姑丈团聚。

安琪姑丈说,他接到消息后立刻从优景镇的住家来到新山南警区等待。路上,已被释放的安琪生父还拨电给他,表示已乘搭的士到其住家,希望让姑丈帮忙支付的士费。

- Advertisement -

他说,他当时并未向安琪生父提起已得悉安琪的下落,仅表示自己在外头。

他也说,当初安琪生父过来要求抱安琪出去时,也要求拿走安琪的报生纸、护照及登记卡,最终他只将报生纸和护照给了对方。

“当时安琪的父亲并没有提及要带安琪去新加坡,不然我们肯定不会将报生纸和护照给他。”

他还说,安琪的生父于上月9日抱走安琪后,曾经一度失联,加上后来对方一直无法说出安琪的下落,他于是和太太(安琪的姑姑)在本月10日报警。

“后来经调查发现安琪曾被带到新加坡,所以我们在几天后也到新加坡报案。”

“我们曾要求查看我国关卡的闭路电视视频,以查出究竟是谁把安琪带到新加坡,但有关当局表示需到吉隆坡得到几个部门的签字批准才能查看。新加坡关卡则表示只要我国警方跟他们警方合作即可查看,而我也向负责此案的警官提及此事,但该警官说需得到上级批准,之后没有下文。昨日(周三)我们第二次向该警官提及此事。”

他透露,安琪的生父曾几次进出戒毒所,并在遭逮捕后向警方透露自己已于上月11日在新山市中心的某家律师楼签字,将女儿以1万2000令吉卖掉。不过,因吸毒而神志不清的他无法说出究竟在哪家律师楼签字。

“我相信安琪的生父早已找好买家,否则怎么可能2天后就在律师楼签字?我当时看长期向我们借钱的他突然有钱,还问他钱从哪里来?”

- Advertisement -

安琪的姑丈表示,他已向身为老板的弟弟请假,而在新加坡从事饮食业的太太则因请假太多天,于周四早上回到工作岗位。不过,在接到安琪的消息并得到主管谅解后,她也于周四下午3时左右回到新山,一起等安琪安全回来。

安琪的姑姑和姑丈膝下无子女,一直将安琪视如己出,而安琪下落不明让两人花了许多精力。同在新山南警区等安琪回来的姑姑看起来十分疲惫。

不过,截至下午4时,据传将安琪买走的新加坡夫妇仍未现身。

责任编辑:衡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