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难民大篷车闯美国,既求“二等公民”,当年何苦独立?

2019-08-06

这有点不讲理:

好几千个南美洲百姓,携家带口,浩荡千里,冲到美国边境,非要到人家过日子。

主人特朗普摆着臭脸,明确不欢迎,这些人就嚷:我们想到你家过日子,你为什么不允许?

南美“难民”大篷车,涌向美国。一眼看不到头的队伍,坚决离开自己国家,要去做“二等公民”?

这听着不讲道理啊。

不知道这些“难民”,如此“将不是当理说”,是基于什么逻辑?

《马说》另一个困惑是:

学习高中世界历史时,南美洲民族独立运动,那叫一个波澜壮阔,可歌可泣。一想起南美洲,就是那个叫波利瓦尔的,瘦瘦的穿着古装军服,骑马挥剑,誓将南美洲各国,从西方殖民者手中“解放”出来!

最后,他们也做到了:各个小国,都将西方殖民者赶跑了,都说是解放了。

既然如此,今天这些英雄的人民,为什么又哭着喊着,离开已经“解放”了的自己的国家,非要去接受美帝国主义的统治?大脚板走得钻心痛,也义无反顾。

美帝国主义已明确表示不想“统治、奴役”你们,你们仍然高喊:“特朗普先生,求求你,开门!” (《法国广播新闻》报道),仍然翻墙挖洞,不放一丝希望,不被美帝奴役“还不行了。

原因也简单:南美小国政治动荡,生活贫穷。

真正奴役他们的,正是那些“民族解决者”。

那么,问题来了。

他们当年赶跑的殖民者,不外乎西班牙、葡萄牙。

我们斗胆假设:如果这些小国,没有”被解放“,而仍然是西班牙或葡萄牙的属地,今天的政治与生活,跟西班牙或葡萄牙一模一样,这些百姓们,还会抛家舍业,非要向美国逃荒么?

这么看来,难道他们当年的”解放“,不过是个乌龙?

在地中海那一边,存在同样的疑问。

北非的阿尔及利亚,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当年阿尔及利亚“解放阵线”,为了“民族独立”,“民族解放”,使出浑身解数,暗杀警察,袭击白人,弄得大家一身血污,终于获得独立了,解放了。

但是如今,阿尔及利亚人却拼命偷渡,宁愿葬身大海,也要去法国,去找他们赶跑的法国人。

当年,“阿解阵线”的革命理想,是“不在法国人治下,做二等公民”。

非洲多数的“民族英雄”们,都是这样喊的。

但国家真的回到本民族手里了,非洲百姓们却又舍生冒死,偷渡法国,偷渡以前的宗主国,哭着喊着,要去“做二等公民”!

一度富裕的罗德西亚,变成独立的津巴布韦后,在独裁者的统治下,经济发展到销票50亿一张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稍有理性的人,都会暗暗这样想。

但很少有人敢说出来。因为不正确。

但不得不说的是:

多数的“民族解放”,都不过是乌龙!

“民族独立”后,津巴布韦从“非洲的面包篮”,变成一贫如洗,钞票面值一亿一张的笑话国家;阿尔及利亚曾经是法国的一个省,独立以后呢?

1982年,为纪念独立20周年,国父本.贝拉发表谈话说:国家成为一片废墟,农业被扼杀,“我们一无所有,没有工业――只有废铁”,所有东西都“彻头彻尾腐烂了”。

在独立潮前,许多非洲地区已经很富裕,并不像现在又穷又乱一塌糊涂!

“民族解放运动”,并没有给非洲人民带来福祉,只是给了当政者独裁与享乐的理由!

因此,笔者倒是怀疑:当年的独立,可能不是老百姓想独立,而是那些“解放者”这么想;他们希望将国家夺到自己手上,让自己过一把领袖瘾,不惜牺牲百姓幸福的权利。

目光再回到美墨边境。

记得我第一次去美国时,住在加州。当地一位华人朋友向我痛骂美帝国主义,说这个加州,曾经是人家墨西哥的地盘,被美国硬生生侵略抢来的!

我也痛恨帝国主义!

打倒帝国主义!

加州差不多32%的人口,仍然是墨西哥裔。在我们痛骂美帝国主义同时,这些墨西哥裔美国人,会愿意回归今天的墨西哥吗?或者愿意将加州变成墨西哥治下的一部分吗?

我想答案大家都知道了。

但多数人不愿、更不敢提出这样的问题。因为“这样不正确”。不符合我们接受的思想。

然而我们知道:实践,是检验理论的唯一标准。

如果一个理论,一个思想,与实践的结论是相反的,那不是事实错了,而只能是:理论错了!

那些跟随“民族领袖”们扬刀跃马的百姓们,甚至为“民族解放”不惜屠杀异族妇孺的,迷信“民族”两个字,认为只要是民族的,就是解放的。

现实却残酷的告诉我们:

本民族同样会奴役本民族,甚至来得更加酷烈。南亚那个国家的“解放军”,杀光了本民族四分之一的人口,凡是戴眼镜的几乎全杀光了!

其实,国家也好,政治也罢,不在乎什么民族不民族,更重要的是:一个公平的制度,能让人民安居乐业,能让各族裔都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如果是这样,洪都拉斯等等南美洲难民,与美国打了多年仗的墨西哥人,也不必舍弃本民族统治者,非要跑去哭求美国接纳。

不是活不下去,谁愿意带着老婆孩子,遭这份洋罪呢?

对民族的迷信,可以休矣。

责任编辑:繁结